羽林军和龙武军: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文章来源:艾瑞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6日 05:27  阅读:4192  【字号:  】

我一回到实验室就对科学家说:未来太可怕了,还是到以前看看吧!科学家无奈地说:好吧!

羽林军和龙武军

姐姐!一个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响起。我惊讶地低下头—是一个梳着羊角辫,笑容灿烂的小女孩。对这友善我有些不知所粗,慌乱中报以一个微笑,准备继续前行。姐姐,你裙子上的小黄花是在哪里摘的?女孩眨着眼睛,期待地看着我。我被这童趣吸引,不由地蹲下看着女孩。女孩的眼神那样清澈天真。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长裙,洁白的裙底上缀着一朵朵暖黄的绢质小花,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

一代天才方仲永,自幼少有逸才,年仅八岁即能为武,写诗作赋。可是却在这立基之年,颓废所有天生之才华,到成年之时却不及一个普通人的水平,不禁令人扼腕一代俊才,竟然会落到如此之下场!

那还是暑假里,我随爸爸、妈妈去了趟外婆家。外婆家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山区,那里山清水秀,风景非常优美。到外婆家的第一天,我就闹着要去村里的学校看一看。几年前来外婆家,我也曾多次去学校玩耍,那时年龄小,没有什么感觉,可这一次走进学校,我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小小的土坪操场,一个木棍制成的旗杆矗立在操场的最前端,另一端是一个旧的篮球架,整个操场看上去非常单调;操场一侧是沟坡,另一侧是四间陈旧的红砖房子,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望进去,几张简陋的老式课桌和长条板凳摆放在里面,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显得孤独寂寞,教室前面的灰黑色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大字祝同学们暑假快乐!妈妈,你小时候也在这里上学吗?那时学校也是这个样子吗?我禁不住一连串地问。是呀,你看妈妈当年的学习环境多差呀!全校就两个老师,多少年了还是这个样子……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和我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小男孩,我没有再听妈妈感慨,便和小男孩跑到操场上玩了起来,我们玩了很久很久,我告诉他我来自郑州,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长大了,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出去打工挣钱,分手时,我问他:你不想上大学吗?他听了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傻傻地一笑,便飞快地跑了。

远远走来的是步出青春与记得我们,远远走进的,是梦想的彩虹、耀眼的光和辽远的蔚蓝的天空。

叮铃铃,叮铃铃……我揉了揉眼模模糊糊从睡梦中醒来。一看我的蓝色小闹钟,变成了一个蓝色的、可爱的小人儿,这个小人儿举着小手,拍着手,跺着脚 ,可声音和小闹钟声音一样。咦!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曾经幻想,世界上要是没有大人那该多好!没有大人的管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大人大唠叨,可以尽情地玩耍;没有大人的严厉,可以自由散漫。




(责任编辑:宛勇锐)